宜宾新闻网

宜宾新闻网、市政府以新闻为主的宜宾新闻门户网站,下设宜宾新闻网、掌上宜宾客户端、宜宾党政快讯、互动宜宾论坛、宜宾发布政务新媒体等平台。



“机油门”阴魂不散,北京现代重回百万相当渺茫!

在2017、2018年连续两年没有完成销量KPI之后,北京现代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想完成2019年90万辆的年度销量目标。值得一提的是,90万辆实际上也是2018年的目标,但最终只完成了大约79万辆就草草收场。

开年第一个月的销量曾经让北京现代大为振奋——一共卖出了超过11万辆新车,同比暴涨了47%,而且今年还将推出8款新车“冲量”。但是考虑到阴魂不散的途胜“机油门”以及由此引发的“召回门”等不利消息,北京现代还不能高兴得太早。

“机油门”压垮途胜

对于北京现代来说,途胜实际上算是一位功勋老臣,已经引入国内十多年了,一直担纲主力角色,巅峰状态时月销超2万辆根本不是事儿,但是遗憾的是,这款车的品质并没有匹配上超高的销量,也出现了“机油增多”的质量问题,并引发了大量车主的投诉。在某第三方汽车质量投诉网站上,途胜因“机油增多”等问题引发的投诉长期排在投诉榜前列,有车主称此质量问题已经持续了长达两年。

去年10月底,北京现代终于启动了途胜的召回,涉及超过40万辆搭载1.6T发动机的全新途胜,采取了包括发动机ECU升级等维修措施。

途胜的销量由此直接被打入冰窟——2018年12月的销量不到3000辆,在北京现代的产品系列中已经从昔日的“带头大哥”沦为鸡肋。某种程度上可以说,“机油门”彻底压垮了途胜。

召回不利被车主告上法庭

北京现代原以为召回维修之后就算了事了——但没想到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头——召回之后又出现了新的问题。到4S店进行了召回升级的车主们遇到的新问题包括动力下降、发动机噪音增加、油耗上升等问题,于是车主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维权,有车主直接跑到北京现代位于顺义的工厂拉横幅,要求解决问题。

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,北京现代重新对维权车主的发动机ECU进行了“优化”,实际上就是又把之前“升级”过的版本调回了之前相对稳定的版本。

这种办法也在各个途胜的维权群里扩散,一些车主找到4S店要求“降级”解决召回“后遗症”的问题,但有的4S店在未取得厂家同意的情况下,不敢擅自降级,所以予以拒绝,也有的4S店尝试满足了车主的相关要求,但到目前为止,对于是不是该“降级”,北京现代没有给出过一个完整的说法。而且现在也不仅仅是途胜的问题了。

出现问题的那款1.6T发动机,同样搭载在另一款车型名图上,当然也出现了同样的质量问题。辽宁的一位车主称自己买车两年,修车12次,依然没有解决机油增多问题,为此把卖车的4S店和北京现代告上了法庭,要去二被告退换车并进行相应补偿,1月中旬该案已经在盘锦一家法院进行了审理。

先不论法院判决结果,单是“机油门”以及“召回门”带来的品牌损害以及由此造成的长期销量损失,就已经是北京现代的不可承受之重。

人事巨震殃及销量

在北京现代成立的前十年,销量飞速增长的同时,人事方面还算稳定——但是自从2011年白孝钦接替任职长达十年的卢载万之后,从来没有人在总经理这个位置上熬满两年,其中任职时间最长的是金泰润,他从2014年4月接替崔成起出任北京现代总经理,但是到了2015年8月就被李丙皓接替,只干了1年零4个月,但已经是后卢载万时代的最长任职记录了。

昙花一现的北京现代总经理还包括薛荣兴、张元新、谭道宏等,现在的总经理是2018年8月上任的尹梦铉,他的“前任”正是谭道宏。

坏习惯就像是传染病,韩国人的走马换将,也“传染”给了北京现代的中方负责人。自从2013年7月李峰卸任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后,刘智丰干了不到4年后被陈桂祥接替,但陈只做了不到一年半就被调走,继任者是刘宇。

频繁的人事“地震”极大干扰了北京现代的产品、技术导入和营销策略,在遭遇了“SD事件”后更是雪上加霜,销量出现了断崖式下跌。

但是销量KPI并没有减少,北汽董事长徐和谊甚至提出了要在8年内完成第二个1000万辆的目标——这意味着“现代速度”需要加速一倍。

直播车市

总体而言,尽管前路艰险,但2019年1月份的销量“开门红”算是给陷入“机油门”泥潭的北京现代注入了一剂强心针,但是考虑到2019年依然低迷的车市,以及被严重伤害的消费者信心,不但实现90万辆的销量目标希望渺茫,而且“重回百万俱乐部”的梦想,依然只能存在于梦中。

 标签: none

作者  :  admin



关于我

about me

admin

联系我

标签云